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埃及木乃伊怀孕 >> 正文

【流年】荒婚(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亓红桂

18岁那年,亓红桂和村西头的赵子良参加了乡里的柳琴戏大汇演。

大汇演是乡妇救会长肖桂花组织的。肖桂花将全乡汇演的事跟乡长一汇报,乡长立马就说,很好很好!到时候把八路军115师的首长们也请来观看观看。妇救会长肖桂花听了吓一跳,赶紧说,可别!可别!乡长问,咋啦?肖桂花说,这有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汇演,也就是把各个村里那些能说会道的识字班、小伙子组织起来,活跃活跃,要服装没服装,要道具没道具的,节目哩,也是逢年过节的老一套,无非就是扭扭秧歌、唱唱小戏啥的。乡长听了这话一下子泄了气,说,既然这样,那还搞啥汇演啊?战斗这么频繁,各村都住着伤员,支前任务又这么重,正经事儿都忙不过来呢,我看汇演的事还是算了吧?肖桂花说,乡长你放心,咱啥也不耽误,搞大汇演就是为了鼓舞鼓舞部队指战员们的士气,还有你们这些大老爷们,肖桂花说着白一眼乡长,说,别总以为我们年轻妇女和识字班就只会缝军衣做军鞋什么的!

乡长“呵呵”一笑,说道,那好吧,我全力支持你,你就去操办这事吧。

得到了乡长的批准,乡妇救会长肖桂花便开始挨村去下通知。全乡十六个村子,沟连沟坡连坡,这个乡处于抗日根据地中心地带,全乡几乎所有的村子里都驻扎着八路军115师的主力部队,号称“小延安。”

肖桂花将汇演的事跟亓红桂一说,亓红桂就满口应承了下来。可等肖桂花一走,亓红桂就犯了愁。

18岁的“识字班”亓红桂,已经是识字班的队长了。亓红桂打小就聪明伶俐、能歌善舞,脸蛋长得俊,身段儿也美,只可惜生在了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年月,长在这样一个偏僻的穷山村,好在家里有十几亩薄地,日子还算殷实。16岁那年,也就是日本鬼子来的那年,亓红桂在乡里演了反映夫妻生产的柳琴戏《买驴》之后,亓红桂的才艺和美貌一下子就轰动了全乡。从那时起,四邻八村上门来提亲的就络绎不绝。亓红桂的父母看这兵荒马乱的年月,闺女也大了,生长得又是这么水生俊俏,也想早点给红桂找个满意的婆家嫁了。可无论媒人怎么来,父母怎么劝,亓红桂就是百口不应。

亓红桂之所以不答应,是因为心里已经有了人。这个人就是和她一起演《买驴》的赵子良。

亓红桂和赵子良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年龄也相仿。赵子良高大英俊,多才多艺,从小跟父亲学会了拉二胡。逢年过节和农闲的时候,两人经常在村里的业余庄户剧团演演戏。在戏里,又经常扮演小夫妻。日久天长,彼此之间在心里就有了对方。父母不知道亓红桂心上已经有了人,亓红桂也不好意思和父母挑明了说,亓红桂和赵子良也只能是在暗地里偷偷地好着。

然而,自从这一带成了抗日根据地之后,那些血雨腥风的日子里,沂蒙山区支前的小车队可谓是连绵八百里,村村灯火夜夜明!至于那最后一把米,拿去当军粮;最后一尺布,拿去做军装;最后一个儿,送去上战场的壮举,更是数不胜数。作为识字班队长的亓红桂,天天带领全村的识字班们在油灯、月光下熬着一个个不眠之夜——赶做军鞋、加工军粮、动员参军、救护伤员……在这样的特殊环境里,赵子良的所作所为,却让亓红桂脸上很是过不去。

赵子良是家里的独苗一根,父亲是个老顽固、老落后,不但不让赵子良去参军,就连支前的担架队和民兵连都不让他参加。赵子良整天混在村里的妇女识字班队伍里,干些属于女人干的活计,给妇女和识字班们搭搭下手,经常遭到妇女们的嘲笑不说,甚至有些嘴上没把门的妇女,还时不时地拿她和赵子良的事说笑开荤地闹。这让亓红桂很是下不来台,为此没少跟赵子良争吵。这不,前些日子两人又因为这事刚刚闹了矛盾。每天见了面,不是你扭着鼻子就是我歪着脸,竟谁也不搭理谁。

亓红桂愁来愁去,就去了乡里找妇救会长肖桂花,汇演的事,亓红桂想打退堂鼓。肖桂花一听就不乐意了,说,这哪行啊!整个汇演就指望你亓红桂压轴哩,全乡谁不知道你的柳琴戏演得好啊!你就再和那个什么赵……子良,演《买驴》吧。亓红桂说,我不想再和赵子良搭档了!肖桂花问,为什么?亓红桂嘴一撅,说,他是个落后分子,和他在一起丢死人哩!肖桂花说,那就更得让他演,我们要帮助落后分子,不能让他掉队落伍,到时候乡长还打算请115师的首长们来观看演出哩,这可是政治任务啊!亓红桂听了这话,吓得一吐舌头,只好乖乖地回村去找赵子良了。

赵子良一看亓红桂主动来找他,心里美滋滋的,脸上也乐开了花。亓红桂脸一板,说道,赵子良你听着,我是执行上级的任务来的,不然,我才不稀罕搭理你哩!赵子良听得出亓红桂话里的半真半假。赵子良“嘿嘿”笑着说,只要你别不搭理我,怎么着都行,以后我一定好好表现,不再给你丢人现眼了行不行?亓红桂白一眼赵子良,说,这还差不多!

晚上吃了饭,村里的业余剧团又在村头的大槐树底下开了张,汽灯高高地挂在枝头上,亮如白昼,锣鼓家什也支起来了,全村男女老少拥拥挤挤一槐树底,就连那些能挪动的八路军伤病员都被搀扶着来凑热闹。亓红桂和赵子良一遍遍地排练着柳琴小戏《买驴》。赵子良头上峁一块白手巾,上嘴唇粘着假胡须,佝偻着腰。亓红桂将两根辫子在脑后握成一个大籫,穿上母亲那件肩头补了好几个补丁的掩襟大衫。两个人在槐树底下走着戏步,一来一往,抑扬顿挫地对唱着:

春天来了

草发青呀

家家户户

忙春耕呀

忙春耕

……

《买驴》排练了几天后,乡妇救会长肖桂花又来了。肖桂花叫停了《买驴》的排练,肖桂花说,这次汇演闹大了,乡长前几天去区里开会,顺便汇报了汇演的事,没想到区里对咱乡这次汇演非常重视,区里领导说,近期抗日战争形势十分严峻,我部队人员伤亡很大,前线急需补充兵员;区里要求我们把这次汇演的目的和重心放在动员和鼓舞广大青壮年们报名参军上来,所以,再演《买驴》不合适了。

亓红桂和赵子良一听,齐声问道,那演啥哩?肖桂花问,你们还有啥节目?亓红桂脸一红,说,就会演《买驴》。肖桂花说,那不行,你俩得好好琢磨一个动员参军的节目,村里的工作让别人多干些,你俩多抽点时间出来,好好排练……

肖桂花口气不容置疑地又对齐红桂说,红桂啊,乡里这次汇演连区上都高度重视了,你可是十里八乡、百里挑一的人尖儿,这次汇演就指望你压轴哩,汇演之后,动员参军有没有好效果,就看你的了!

这压力也太大了啊?

不过,不用肖桂花腔调,目前的形势亓红桂也感觉出来了,各家各户的伤员比以前多了不少。亓红桂家里原来住着一个伤员,这几天一下子增加了三个。

琢磨动员报名参军的戏不是那么容易的。多亏了赵子良读过几年私塾,亓红桂也参加过几个月的八路军在村里办的“识字班”。琢磨来琢磨去,俩人还真琢磨出了一出动员参军的戏词,每天晚上,两人聚在村头的大槐树底下,一遍遍地排练:

母送子

妻送郎

识字班送哥上战场呀

上战场

哥哥把兵当

为咱老百姓多荣光呀

多荣光

打垮了日本鬼

立了战功带回勋章

妹子欢欢喜喜

迎哥回家乡

……

两个人一排练就是大半夜。有时候练着练着,亓红桂就会突然停下来,严肃地盯着赵子良的脸问,乡里汇演结束了,你到底打算怎么办?赵子良听了,就急赤白脸地发誓说,红桂你放心,汇演一结束,我就参军去,我要第一个报名去参军!红桂听了,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就又继续唱起来:这才是妹妹的好哥郎呀——好哥郎!

大汇演那天,全乡各村的老老少少都来了,区长来了,八路军115师的首长也来了。115师文工团团长正好在师部跟领导汇报工作,听说附近乡里有文艺大汇演,也跟着首长来了。演出场地在乡驻地的一个打谷场上,临时搭起了一座简易的舞台,舞台左右的柱子上分别写着“打到日本鬼”“当兵把军参”的标语口号。演出还没开始,场下早已是人山人海。

亓红桂和赵子良的节目被作为压轴节目安排在了最后。当亓红桂在舞台上一亮相,115师文工团的那个团长就轻轻地“啊”了一声,是赞叹,发自肺腑的赞叹。文工团团长自语着说,太美了!说完,文工团长还觉得不够,立即又补充了一句,真是太美了!那语气是权威的,毋庸置疑的结论一样。也怨不得文工团长如此赞叹,舞台上的亓红桂,上身穿一件贴身的蓝印花粗布小夹袄,下身着一件水红色的裤子,脑后梳一根油黑的独辫,齐齐的刘海下,一张白皙俊俏的鸭蛋儿脸,腮上点缀了胭脂红……

亓红桂和赵子良演的戏名叫《王宝山参军》。两人把这出动员参军的小戏演得惟妙唯俏,在舞台上你来我往,边唱边眉目传情,演到精彩处,赢得一片片雷鸣般的掌声和叫好!演着演着,亓红桂和赵子良就会情不自禁地以假乱真,内心的感觉就不自觉地流露出来了。亓红桂看着戏中的赵子良,心里在说,赵子良啊赵子良,你可是答应了我的,演出结束后就第一个报名去参军啊!同样,赵子良看着齐红桂,心里也在说,红桂啊红桂啊!你太美啦啊!你是属于我的,谁也不能把你抢走!

演出结束后,115师的首长和区长给参加演出的演员们发了奖状。亓红桂从首长手里接过那张大红的奖状时,幸福得只是一个劲儿咧着嘴笑。台下的人们热烈地鼓着掌,那掌声地动山摇,人们陶醉在演出的气氛里,激情高涨着。发完奖,活动本来就此结束。区长跟乡长一商量,趁热打铁,就势将参军动员大会也一起开了吧。

于是,演出结束,动员参军大会开始了。在会上,先是区长就抗战形势和踊跃参军的重大意义做了一番高屋建瓴的讲话,区长讲话一结束,乡妇救会长肖桂花和部队的一名干部在台上支起一张桌子,摊开一本花名册,参军报名开始登记。肖桂花扯开嗓子冲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里喊着,参军报名,杀敌立功,青壮年们,报名参军的都到台上来,来登记报名吧!

肖桂花喊完这一嗓,刚才还闹哄哄的人群,突然一下子鸦雀无声了。参军报名,杀敌立功,谁不想啊,可是……家家户户都有伤员,看看那一个个支离破碎、血糊淋拉的身体,那一屋子鲜嫩嫩的血腥气和压抑不住的痛苦呻吟……连年的动员参军,符合条件的青年基本都已经参军上前线了,而且不断有在战斗中牺牲的烈士通知传回村里……台下的人群里,慢慢地“嘤嘤嗡嗡”地议论开了,有的说参军上战场无异于去送死,有的说家庭父母年老多病、无人照顾不能离开……

亓红桂和赵子良在台下膀挨着膀坐着,亓红桂扭头去看赵子良,那眼神像把刀子戳过去。赵子良本来是想站起来报名的,可抬头左顾右盼了一下,看满场子里没有一个站起来报名的,从内心里就开始犹豫了、胆怯了。或许,其他人都和赵子良的心理一样,看看没有人报名,也就不想第一个站出来。

赵子良被亓红桂的眼神杀死了。他的脑袋垂下去,差点垂进了裤裆里。垂下头去的赵子良没注意到,这时候的亓红桂,眼里已经汪满了泪水。这泪水,是悔恨?是鄙夷?是恨铁不成钢……

亓红桂挥起袖子狠狠地擦了一下眼睛,从人群里“嚯”地站起来了。黑压压的人群,顿时起了一阵轻微的躁动。所有目光齐刷刷地聚向了亓红桂,那些目光疑疑惑惑,都不知道亓红桂要干什么?

亓红桂谁也不看,重手重脚地拨拉开拥拥挤挤的坐着的人群,直奔台上而去。

亓红桂又一次来到了舞台上。这次来到舞台上的亓红桂,和刚才在舞台上表演节目的亓红桂判若两人,只见她一双秀眉拧着,脸上因激动而涨得彤红,胸脯子剧烈地起起伏伏着,说出来的那一番话,更是石破天惊。

亓红桂说,全乡的青壮年们,难道刚才俺演的《王宝山参军》不对吗?难道刚才那些掌声都是假的吗?小日本鬼都欺负到咱家门上来了,只有消灭了他们,赶走了他们,咱穷苦人才能过上好日子……亓红桂说道这里,稍微顿了一下,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语气坚定地又说道,抗战打鬼子是最光荣的,俺识字班找对象就要找参加八路军的,谁第一个报名……俺就嫁给谁!

亓红桂最后这一句话,好似一颗地雷,在台下的人群里引爆了。

这姑娘——疯啦?!

亓红桂说完这番话,眼神在台下的人群里搜寻着赵子良。她看见赵子良了,她终于看见了赵子良。亓红桂看见赵子良的时候,就像一个溺水的人看见了一根在水面上漂浮着的稻草,她想抓住这根稻草。可是……可是,亓红桂看见的赵子良,只是仰着头,灰着一张脸,大张着嘴巴,支楞着耳朵,跟个傻子似的看着台上的亓红桂发呆。

亓红桂哪儿知道,她刚才的那番话,字字句句都像猛然砸下来的锤头,将赵子良砸懵了。

亓红桂那个恨呀!这时候的她,是多么期待着赵子良能够从人群里“嚯”地站起来,迎合着她的话,高声大喊一嗓,我要报名!我要参军!

正像亓红桂想的那样,这时候,台下的人群里,还真的“嚯”地一下站起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冲着台上喊了一嗓,我——我报名!

南京癫痫病治疗医院
贵州最好癫痫病医院
沈阳癫痫三甲医院

友情链接:

重熙累绩网 | 照要多少钱 | 时钟系统 | 春光地产 | 抚顺一职专贴吧 | 天津天水大酒店 | 酷狗创建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