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鬼泣拷问室 >> 正文

【江南小说】冰语玫瑰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他遇见她,是在他最狼狈的时候,满身的污水,脏兮的脸颊,更显得他是一个穷酸的小乞丐。是的,他不过是一个被人抛弃孤单的流浪者,他不要怜悯,不要同情,可是,直到他遇见了她……

雨下得那么大,如刀扎般打着他冰冷的身体,咖啡店外的台阶,他看见她站在自己面前,干净而纯真的声音如同天籁,他听见她说,你比我的哥哥们长的好看!

然后,他看见一朵花在她的唇边绽放。

天蓝色的雨伞下,她一动不动的站着,纯白色的雪纺纱裙,精致美丽如同水晶的鞋子,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上,满是快乐。

他鄙夷的看了看她,真是个被宠着的公主,他讨厌这种人。

你不喜欢我吗?我带你回家可好?她伸出白皙的小手,眼神专注的看着雨中的他。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眼睛被刺的生疼,没有阳光,却可以让他睁不开眼的、是她唇边明媚的微笑,污浊的手不知不觉伸向了她……

阳光击碎天空的阴霾,隔着灰黑色的车窗玻璃,他看见有一道彩虹出现在那间咖啡店的上方,那家店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雨点”!

她牵着他的手,站在众人面前,笑容灿烂如花,看,他是不是很好看?

四个哥哥同时愣住,仆人们也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的小公主,天空忽然格外明亮。

冰皓辰轻抚妹妹的头发温柔的说道,玫玫,你笑了……

回忆在脑中打转,记忆里是他们的声音:

玫玫,你看,多漂亮的芭比娃娃,你开心吗?开心就给哥哥们笑一笑好不好?

玫玫,这是你小时候的相片,笑的多开心啊!可是现在为什么不笑了呢?

玫玫,如果有一天谁能让你笑,哥哥们一定给他最好的!

而如今,他们说,玫玫,你笑了……

冰家四兄弟齐齐看向冰玫身边的男孩,桀傲的眸子里满是不屑的目光,眼底有深邃的流光。

这是他们对妹妹的承诺,尽管这是一个很不简单的男孩。

他的手被她牵着,他抬起头,看向那四个出色的男子,丝毫没有退却,他的话语很冷,他说,我是司阙。

她笑靥如花站在哥哥们的面前,对着那个冷漠的男孩说道,司阙,我是冰玫。

司阙,我是冰玫!一句话,辗转多年,他们长大了……

六年,她离开他整整六年,在她牵着他的手回到冰家的两个月后,他被带进冰集团开始严格培训,而她,则被她四个优秀的哥哥:冰皓辰、冰皓澜、冰司杰、冰司涵送去了国外。

六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野心十足的少年拥有自己的实力和企业。司阙,商场上的奇才,十九岁离开冰集团,单手打拼,用了两年的时间创建了属于他自己的公司,然后又用了一年在商业界立足根基,他的目的很简单,他不愿臣服在别人脚下,他要站在众人之上。

六年来,他疯狂的思念那个因为他而笑的女孩,不过两个月的相处,她离开他,却是六年。

玫瑰大厦十三楼的办公室内,司阙一脸冷酷的坐在桌前,看着电脑里关于她的点点滴滴。

他看见她对着别的男子笑的灿烂,他看着嫉妒,他不喜欢不允许她对别的男人而笑,她的微笑只能属于她,就算是她最亲的哥哥们也不行!

站在城市中心那座美丽的大楼前,她抬头仰望,十三层的高度。楼有个美丽的名字:玫瑰大厦。

一个星期前,她隔着电话隔着半个地球听见他说,玫玫,我是司阙。她听见他说,玫玫,我要你回来!她还听见他说,玫玫,我要站在这座我们相遇的城市的顶尖!

她抬头的瞬间,阳光格外的亮眼,灼伤了她一双水盈盈的眸子。司阙,你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来纪念我们的重逢吗?

冰集团总部。冰家四兄弟难得齐聚一起,却全都面色沉重盯着前方的巨大屏幕,盯着屏幕里那个熟悉的面孔。

突然的闯入者让他们齐齐望向大门。玫玫……

哥哥,他要做什么,他让我回来,可是他现在在做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玫玫拉着哥哥的衣服问道,那个屏幕上的桀骜男子,他是在干什么?

玫玫,他是要毁了冰集团,玫玫,你不该回来。

重逢,他看见她,站在他们初遇的那个咖啡屋前,依旧是如雪的裙子,她看见他,笑靥如花。他的眼前仿佛又是六年前的情景,他听见她说,司阙,我是冰玫。

一如那天在冰家别墅,她牵着他的手,对他说到,司阙,我是冰玫。

时隔六年,还是如此,可是当他去牵她的手,一个巴掌响亮落在自己脸上。他听见她说,司阙,我不该为了你回来!

司阙,如果你的目的就是毁了冰集团,那么就请你先毁了我!

她从他的身边走开,他分明看到,有一种叫做眼泪的东西从她的眼角滑落。

玫玫,你以为我不敢么?毁了冰集团,毁了你?

梦里,全是她的笑容,她说,你比我的哥哥们好看。她说,司阙,我是冰玫。她说,司阙,玫玫喜欢你……

可是他的梦也会忽然很可怕,触目惊心的红色血迹,他听见他们说,看,这就是和冰集团抗衡的结果。

十一岁,他变记住了它,冰集团……

玫玫,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毁掉冰集团,但是玫玫,你是我这么多年迟迟犹豫的原因。

她不知道这些,她只记得他对她说,玫玫,我要为你盖一座大楼,我会为它起一个好听名字:玫瑰大厦。我要把它连同它的一切全都送给你,只有你才是它唯一的主人。

第二次,她站在十三层大厦的脚下,与第一次一样,以同样的角度仰望天空。这一次,她看见了他。

他站在顶层距离太阳最近的地方,俯视着她,那么高的高度,她以为,他们隔了一个天堂的距离。

冰玫回国的三个星期后,冰集团在美国加州的分公司宣告破产,总部严重受创。而她只听见他说,玫玫,我等你!

一个月后,冰集团濒临危机,他以为,她会来找他。

可是新闻媒体突然报道冰集团小公主将与帝都未来接班人不日举行订婚仪式,冰集团将有望解除经济危机!

他忽然间就怒了,他以为他会来找他,求他放过冰集团,他一直都那么自信满满的以为着,可是他却发现自己错的离谱,他听见了什么?她要订婚了?那么他这么多年的所做的都还有什么意义?

她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是她还有司阙,很美的梦境,以至于她不想醒来。

可是阳光总是太过刺眼,她被刺的生疼,一睁眼看见满世界的阳光,还有他的侧脸,躺在她的身边,睡的那么沉。

她突然就笑了,忍不住伸出手抚摸他英俊的面庞,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阙,原来那不是梦。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知道,一个梦,她从那么多人的世界里消失,出现在他的世界里,真的只有他。

站在小岛的边缘,他指着远远的彼岸对她说道,玫玫,看见了吗?那座十三层大厦,是我为你而建的,它的名字,叫玫瑰大厦。

玫玫站在他的身边,清澈的眸子里是淡淡的喜欢,她的手被他攥在手心紧紧的,她有种他怕她突然消失的错觉,嘴角的笑容好看的至极。

你不回去吗?那里可有你的心血,她对他说道。

玫玫,我只要你,别的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闭上眼睛,心里深深的痛包围着他,他说的,玫玫,我只要你,别的什么都已经不在乎了。

一个月,他们从所有人的注视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冰集团努力挽救终于脱离了危机。

冰玫坐在小岛安静的花园里,她喜欢这样的安静,她看见他过来,笑的灿烂,阙,你成功破坏了我的订婚仪式。

他挑眉以对,当然,冰玫的订婚仪式上必须有司阙,否则就不叫订婚,你说对吗?

她不语,看着小岛的对面,可是,就这样突然的消失,他们会担心……

相信我吗,玫玫?他牵着她的手,我会为了你放弃任何事情。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那么做?玫玫看着他的眼睛,清澈如水。

玫玫,其实我还有一个名字:冰司阙!

冰玫的微笑忽然不见,眼睛转向司阙,不可置信!

司阙却是笑了,搂着她在怀里,一脸的无所谓,难以置信吗?因为我也姓冰,因为我也曾是冰家的孩子。

司阙面朝着水面,眼前又是那些鲜艳的红色,他的母亲…

可是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我们冰家的孩子,如果你是,那我……

冰玫急切的话却在说了一半之后被司阙打断,听我说,玫玫,我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你那时候很小而且并不在国内。

于是,冰玫知道了,是七年前的事情。

你是爸爸带回家的孩子,那你的妈妈呢?

司阙告诉了冰玫,原来当初冰玫的爸爸和司阙母亲相爱,想娶她回家,可是家里反对,他便说司阙是他的孩子,他不能让冰家骨肉流浪在外,长辈们可以接受孩子但是却要他娶别的女人为妻,冰玫父亲不愿,偷偷决定带着司阙母子两离开,只是却在离开的那晚冰家的长辈们找到了司阙的母亲,逼她离开。她不愿意一直坚信的等着爱人,然而他却失约了。伤心之下她带着儿子离开了这座有他的城市,七年后再度归来却已知他已经去了别的女人生了个可爱的女儿

她早已放弃怎知那些人不肯放过她,逼她至死…

冰玫紧握着司阙的手,眼里有湿润的微光,对不起,阙,玫玫替爸爸向你和你的妈妈说声对不起,爸爸肯定不是故意失约的。

可是,是他是冰家害死了我的母亲,那时候她只是个柔弱的女子,他们却硬是给她背上陷害冰集团的黑名,所以……所以……我的母亲,为了证明她的清白,从十八层高的楼顶坠落……

别说了,阙。冰玫抱他更紧了,别说,阙会伤心,玫玫会为阙伤心。

司阙只是搂着玫玫,静静的说着一件仿佛跟他没有任何联系的故事。他抱着冰玫,手心微微的发烫,他说,玫玫,跟我离开吧!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然后玫玫笑了,她对他说,好,我们一起离开。

司阙和冰玫消失的半个月后,冰家四兄弟找上了小岛。

玫玫,跟哥哥回家!冰皓辰沉着脸看着他们宝贝妹妹牵着司阙的手,他决不允许玫玫与这个人在一起。

冰玫看了看司阙走到哥哥们面前,嘴唇轻启,大哥,我要和阙在一起。素来冷静的冰皓澜什么都没说,牵过玫玫的手,径直掠过其他四人,玫玫,我们先回家!

牵着她的手,走过司阙身边,一句话,滑进他的耳中,从六年前你踏进冰家大门的时候,我们就调查过你!

冰玫的手过过司阙的手,冰凉冰凉如同那无边的水。

阙,玫玫等你。

他站在诺大的小岛上,看着那四个男子带着她远离这座小岛,他看见她,听见她说过的话,阙,玫玫等你!他闭上眼睛,有一丝无言的哀痛划过面庞,他说,玫玫,对不起!

在夏来临伊始,所有承诺都开始发酵,恍若真是的梦境,割开肆虐的天空。

她站在十三层美丽的大厦前,仰望,然后遗忘……

阙,这就是你给玫玫的答案吗?你说过为了我什么都不在乎了,你说过的话为什么还会变卦?

玫玫站在大厦前,有冰冷的眼泪从她的眼角划落,司阙,我不再信你了!

冰司杰和冰司涵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只是一句淡淡的叹息,她听见司涵哥哥说,玫玫,二哥在世纪城的酒吧被查封了。

是他吗?是司阙做的吗?

是,说是被查出有毒品交易……司杰回答道,他拍着冰玫的肩膀说道,玫玫,现在就剩下冰集团了。

就剩下冰集团了。冰玫闭上眼睛,不想去想,想他的狠绝。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三哥四哥的十几家连锁超市、一家娱乐中心,二哥的世纪心酒吧全部被封,她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报仇吗?可是他不是说过什么都不在乎了吗?为什么说过的话还可以变卦!

回家吧,玫玫,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冰司涵拉着妹妹的手,他看见她的眼睛一直望着那座十三层高大楼。

司涵哥哥,你知道吗?这是他为我建的十三层大厦,它的名字叫玫瑰大厦。他说,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他说的……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划落,冰玫终于忍不住扑进冰司涵的怀里大哭起来,那么伤心与绝望。

三天后,冰集团对外宣布,冰氏小公主冰玫将与帝都继承人越风在一星期后举行定婚仪式。媒体大肆报道,十三层大楼顶层,司阙阴寒着脸看着报纸上那对男女亲密的身影,拳头重重砸在办公桌上,玫玫,你就这么恨我吗?

冰玫坐在房间的阳台上,看着楼下二哥和越风交谈的身影,突然有些无力的痛。阙,我等你,最后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我们从此陌路,永不再见!

电话突然响起,陌生的来电,她接了电话,听见里面的声音,玫玫,是我。

她真的有种想挂掉电话的冲动,可是不争气的又想听到他的声音,她不说话听着他的呼吸,他的声音。

玫玫,我想你…越沙哑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有酒瓶子破碎的声音。

阙,为什么要喝酒呢?玫玫订婚你不高兴吗?冰玫淡淡的说道。那边依然有瓶子倒地的声音,她听见他愤怒的声音,冰玫,我不许你和别人定婚,你忘了我说过的话吗?

她当然没有忘,她记得他说过,冰玫的定婚仪式上必须有司阙,否则就不叫订婚,你说是吗?

玫玫苦笑着,对着电话的那头说道,阙,玫玫在冰家别墅,玫玫只等你一个星期!

电话挂断,他默然立在宽敞的房间落地窗前,一个星期,她说只等他一个星期。玫玫,一个星期够了,你等我!一个星期。她坐在阳台上,眼睛直直盯着刺眼的阳光,眼泪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她没有回头,却早已知道是谁。

越风静静的站在冰玫的身边,陪她一起看着刺眼的阳光,只是他没有被眼泪迷惑,他只是被灼伤。

玫玫,你还记不记得,在芝加哥的时候,你也是像站在这样对着太阳发呆,我们都还笑你是不是爱上太阳了。

越风安静的说着,为她擦拭眼泪,心里的某处微微的疼。

河北治疗癫痫那家好
癫痫病孕妇对胎儿有影响吗
引起癫痫发病的原因

友情链接:

重熙累绩网 | 照要多少钱 | 时钟系统 | 春光地产 | 抚顺一职专贴吧 | 天津天水大酒店 | 酷狗创建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