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哈尔滨到通辽 >> 正文

【军警】借条(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借条(小说)

作者:兵心

“大哥,咱娘冠心病的老毛病又犯了。你和二哥说说,咱送娘去县医院看病吧?”

大哥放下手中的饭碗,漫不经心地抬头看下面带焦虑的妹妹。继而,又瞄一眼不言不语只顾吃饭的媳妇。“嗯,我这几天很忙,没空。要不---”“要不什么呀,要钱沒有,找你二哥去吧。” 大嫂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板着个脸对妹妹说。

妹妹那行无助的眼泪,从大哥家一直流淌进二哥家的大门。“他姑来了,唉呀!咋得了,咋还哭了呢?” 二嫂的话音刚落,二哥推门从屋里来到院内。

“二哥,咱娘病了你知道不?”着急忙火地妹妹,跟二哥重复着给娘看病的事。

“我---我也好长时间沒去看咱娘了。” 二哥说话的声音很低。

笑面虎似的二嫂,比大嫂的脸好看,笑嘻嘻地对妹妹说:“他姑,你二哥为了给你大侄子挣钱娶媳妇,成天在外给人家打工,你看人都累成啥样了---” 尽管二嫂满脸笑容,说来说去的就是不提拿钱给娘看病的事。

心急如焚的妹妹,用近乎祈求的一双泪眼看着二哥的脸。二哥无语,坐在院内的小石凳上抽着烟。二嫂也无言,转身抓起一把小石桌上的韭菜无意的摘着黄叶。整个小院内,顿时安静的鸦雀无声。

“妹妹---”妹妹睁大眼睛看着二哥。二嫂也一个机灵,扔掉手中的韭菜转身瞪眼看着丈夫。只见二哥咕哝一下嘴,半天冒岀一句话:“要不---要不你和妹夫先带咱娘去医院吧。”

妹妹在家排行老三,小名三丫。嫁给邻近村,丈夫名叫张义,为人善良,忠厚老实。公婆健在。有一子,正在上高中。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三代同堂,一家和睦。

“三丫,不要哭,谁欺负你了,有啥事跟叔说?”村书记刘公社拦住一边哭一边跑的三丫问道。

三丫停下脚步,向村书记刘公社叔叔诉说了大哥二哥既不拿钱又不带娘去看病的事。书记听后顿时脸色铁青,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放心吧三丫,我饶不了这两个不孝的东西!”接着又关切地跟三丫说:“你先带你娘去医院看病,过两我到医院去看你娘。”

“小毛他爹,俺娘病了,大哥二哥怕花钱,都不带她去看病---” 说着说着三丫伤心的在他丈夫张义面前哭了。张义听后尽管气愤,但还是安慰三丫说:“你娘也是我的娘,大哥二哥不给娘看病,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带娘去看病。放心吧!”

三丫饱含孝心的哭声和张义善良的义举,也深深打动了隔壁房间的两位老人。“这是咱家里全部的家底,你们拿上这些钱快去给亲家看病吧。”当三丫接过公婆手中那些带着二老体温钱的哪一刻,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感激之情,双膝跪地,发自内心的喊了一声爹!娘!

三丫的娘趟在医院的病床上已经两天了。因救护及时,她已清醒了很多。当每天看到进进出出的都是闺女和女婿照顾时,心里不免又想起了她的两个儿子。“三丫,你大哥二哥来过吗?” 三丫娘,少气无力的问道。当从女儿的口中得知,她的两个儿子既没来也没给钱的消息后,她伤心的眼泪,就像吊瓶里的药水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滚落岀来。俗话说养儿防老。此时的她,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的往事都一股恼的涌上心头。孩子的爹死的早,是她孤儿寡母的把三个孩子拉扯大,不管孬好吧,都给他们盖了房子,娶了媳妇,没有对不起他们的地方啊,可为啥我病了都不来看我一眼呢?

三丫娘知道自己的病情,她对两个儿子真是既爱又恨。还是那句老话说的好,这个世上,只有狠心的儿女,没有狠心的爹娘。就在她的生命弥留之际,她心里仍念念不忘把家产平分给三个儿女的事。

“娘,该吃药了。” 三丫娘接过女婿张义递到手中的药,虽然药很苦,但她的心里是甜的。此时,她又想起了多年来这个忠厚老实又孝顺的女婿为她做过的一切。人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在她心里,张义这个女婿能顶两个儿。她心里已打定主意,要用她的方式来回报女儿和女婿的一片孝心,不能叫老实人吃亏。

“嫂子,你的病情咋样了?感觉轻快点吧?” 在三丫娘住院后的第三天,村上的书记,也是他本家的兄弟来医院看她。“大兄弟,我以为见不到你了---”说话的空,三丫娘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大兄弟,今天你来的正好,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还没等三丫娘把话说完,从病房门外走进来两个人。

“娘!娘!” 这两声让三丫娘听后既感亲切又让她伤心的呼喊,是她的大儿子刘孝文和二儿子刘孝武的声音。“娘!俺大哥和二哥来看你了。”这是女儿三丫和女婿张义的声音。三丫娘没有说话,只是闭着眼睛,让那五味杂陈的泪水,任意的顺着布满沧桑岁月的印痕往下流淌。

“嫂子,别生气,孝文和孝武这两个不孝的孩子村上已批评过他们了,你刚才不是说要拜托我替你办什么事吗?” 听完刘书记的话,三丫娘睁开眼睛,边用手擦拭眼泪,边凝视着两个儿子。当母子三人的目光相聚的哪一瞬息,两个已经老大不小的儿子,都面红耳赤地低下了头。是良心不安呢?还是自责愧疚?只有他们心里最明白。

三丫娘,让三丫扶她在病床上坐起来,接着又让张义找护士要来了笔和纸。她神情显得有些庄重,用近乎昏花的老眼扫视下在场的儿女们,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她信得过的村书记脸上。“大兄弟,今天我想让你作证签一份遗嘱,等我死后把我和孩子他爹留下的房产平均分给三个孩子。” 此言已岀,刘书记冲着三丫娘点了点头说了一个字“行”。两个儿子交头接耳的嘀咕了几声,两人同时也说了两个字“不行”。“为啥不行?”三丫娘睁大眼睛对着两个儿子问。“三丫是刘家的闺女,嫁人了就是泼岀去的水,不能再分家里的财产---” 大哥孝文的话没等说完,二哥孝武也一唱一合的说着同样的道理。三丫沒有说话,将一杯水递给她娘,接着跟娘说:“娘,家里的财产我不要,我和张义都能干活,能养话自己。” 刘书记虽然没说话,可他心里明白,对着三丫和张义两口子轻微的点了下头。

一场看似复杂的财产纠葛,因三丫的主动退出,让大哥和二哥暗自喜上眉梢。就在刘书记亲自执笔写遗嘱的时刻,三丫娘看了下两个儿子,又说话了:“多年来都是三丫照顾我,看病你们没一个人拿过钱,等我老了,你们分财产的时候,要把我看病用的三丫的钱还给人家。在遗嘱里加上这一条你们都同意吧?” 村书记说:“我看合情合理。”孝文和孝武兄弟俩,听到村书记赞同的意见后,也都同意了娘的意见。三丫娘在大家都认可的遗嘱上歪七扭八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交由村书记保管并监督执行。

为了给娘看病,三丫和张义把家中能值钱的粮食和猪都卖光了。孩子的一片孝心,三丫娘看在眼里更是疼在心里。再想想她哪两个没良心的儿子,在让她心痛不已的同时,她做出了一个能让她良心得以安宁的决定。在岀院的前一天早上,吃完了三丫喂她的饭后,对三丫说:“给我找支笔和纸来。” 三丫不知其由,顺从的把笔和纸交给了娘。“三丫,娘这次看病花了你一千块钱,我要给你写个借条。等我老了你两个哥分我遗产的时候,让他们把钱还给你---”“娘!三丫不要钱,我只要娘---”

三丫的哭声,在病房里哀婉成一曲母女之爱催人泪下的恋歌。这种真挚的爱,不是用钱能买来的。在三丫娘的再三催促下,三丫颤巍巍地从娘手中接过了借条。“娘!你写错了,一千后面多两个零。”“娘没写错,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三丫娘岀院后,两个儿子依旧我行我素,只是碍于乡亲们说三道四地情面,偶尔空手去老宅看看有病的娘。俗话说的好,闺女是娘的小棉袄。三丫仍如以往不离不弃。为了更好的照顾娘,她和丈夫张义搬到了娘家居住。可谓吃喝拉撖,昼夜操劳,为孝而倾心尽力。女儿和女婿的孝心,最终还是没有感动上苍。半年后的一个黄昏,三丫娘,带着一脸的满足和微笑,随着一轮升起的明月去了再也没有忧伤和痛苦的天堂。

三丫娘下葬后的第二天,为挣夺娘留下的家产,大哥和二哥一天之间都搬进了老宅。尖刻的大嫂,还有笑面虎的二嫂,两个女人联合的像穿了一条裤子,共同向三丫发难。被迫离开家的时候,家中的东西三丫一草一木都没带,只是抱着娘的照片,在乡亲们赞许的目光下哭着走了。第二天,兄弟二人因财产分配不公而大打出手。为此,还经动了派出所,闹的纷纷扬扬,一时间,成了全村人茶余饭后议论的笑话。

头顶三尺有神灵,天理公道有人评。一天上午,村办公室内外挤满了看热闹的老少爷们。有镇上的司法王助理,有大哥刘孝文,二哥刘孝武,当然,也有妹妹三丫。看着当事人该来的都来了,村书记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向大家说道:“受已古人刘家大嫂的委托,今天,专门召集刘家兄妹来协商处理财产分配问题。为了公正起见,我还请来了镇上的司法王助理。下面我当众宣读委托人的遗嘱---”

“孝文孝武,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没什么意见,就按娘立的遗嘱办吧。”当眼看有一半财产到手的两兄弟,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什么良心孝心,早已忘的一干二净。

三丫也表示没有意见。接着,村书记又当众宣布如下处理建议:一是,刘家财产归刘孝文刘孝武兄弟二人所有,三丫不参加财产分配。二是,三丫为照顾和给娘看病花的钱,由财产继承人刘孝文刘孝武兄弟二人负责如数偿还。同时,村书记还特别強调,让三丫拿岀合情合理合法的凭据来。

就在兄弟二人正在沾沾自喜的认为,娘看病花不了多少钱的时候,三丫向村书记提供了娘给她打的借条。书记看后稍为愣了一下,接着,他脸上又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他把遗嘱和借条同时交给了司法王助理,经仔细辨认后,王助理当众宣布了遗嘱和借条真实有效,是附符合法定程序的,同时也应受到法律保护。

听到这一调解结果后,最让人吃惊的当属刘家兄弟二人。眼看到手的熟鸭子般的财产,被娘的一张借条惊飞了。他们刚刚还胸有成竹沾沾自喜的心,瞬息间变得拔凉拔凉的。满腹的委曲,又碍于自己刚说过同意的承诺和法律的威严,只能低头认输。兄弟二人虽然拿到了娘留下的遗产,但是,二人也同时各自背上了五万元的债务。是得还是失,在孝与爱的良心天平上,不但兄弟二人心里明白,在场的父老乡亲心里也已看的清楚。

一个月后,经村书记的协调,在娘住过的老宅里,兄弟二人将卖房产的十万块钱交给了妹妹三丫。三丫拿到钱的那一刻,不但没有为之高兴,反到伤心的哭了。“娘!娘!三丫想你呀!”毕竟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同胞兄妹,三丫的哭声,也不免让她已有忏悔心的大哥二哥也潸然泪下。

三丫没有全部拿走饱含着母爱的那十万块钱,除了拿走她给娘看病花的一千元钱外,另外只要了娘留下的遗产中她应得到的哪一份。剩余的六万块钱,她平均分给了大哥和二哥。“娘!我们知道错了!请娘愿凉你不孝的儿子吧!”兄妹三人在即将成为别人的老宅里,长跪在娘曾经睡过的床前,放声哭喊着娘的名字。

村书记仰天长叹一口气,喃喃地说道:真是子欲孝而亲不在呀!

小儿癫痫要怎么护理比较好
中医治癫痫方法
治疗癫痫病的费用呢

友情链接:

重熙累绩网 | 照要多少钱 | 时钟系统 | 春光地产 | 抚顺一职专贴吧 | 天津天水大酒店 | 酷狗创建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