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星座的个性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景老师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景老师站在医院病房的门口,深深地吸口气,脸上变了几变,门玻璃上映出来眼角的鱼尾纹来,菊花一样,景老师悄悄叹口气,推开了病房的门。

景老师的太太已经做了两次手术了,不仅看不见多少效果,反而倒一次不如一次,一条腿几乎废掉了,人整日躺在床上,成了瘫子了,脾气原就不大好,如今更是变了母老虎一般,动辄就挑了前些年赶时髦纹的两道胖粗的黑虫子一样的眉,圆瞪着眼睛训儿子似的叱责景老师。儿子来了,倒反而柔声细语的,果然儿子要动手做些什么也忙不及地挡着:要你动手的呀!你爸爸做什么的?景老师也不说什么,脸上到底有些讪讪的,儿子就坐不住了,再问两句无关痛痒的话就起身了,景太太也并不挽留,只叮嘱:开车小心,没什么事不要老到医院里来,那么多传染病。又瞟一眼景老师:送儿子出去!景老师就默默起了身,跟在儿子后边下了楼。一路上,儿子不开口,景老师也沉默着,等到儿子发动了车子才看着景老师:爸,我妈就那臭脾气,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景老师笑笑,轻轻摇摇头:不会的。等车子开远了不看见了,景老师才往回走,弓着背,步子迈得有些艰难似的。

景老师曾经是省卫生学校的中医老师,后来省里响应国家振兴中医的号召组建省中医医院,卫生学校教中医的老师们中间平素业务水平比较高的被卫生厅新成立的中医局的局长看中,算是系统内调整调进了中医院,景老师是其中一个,进了中医院做起了医生,也算是圆了景老师多年的一个梦。

做教师原不是景老师的初衷,西医院里的中医科是小科室,不需要太多医生,景老师中医学院毕业后也只好到了卫生学校做了一名中医专业的老师,当不成临床医生总让景老师觉得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中医院的业务副院长跟景老师是大学同学,私底下拉了景老师的手,胸脯子拍的“乓乓”的,许诺要景老师做内科的副主任,但景老师到医院报到之后,人事科主任却告诉景老师做门诊部主任,并解释说这是医院领导决定的,他只是负责通知罢了。景老师很是错愕,却也不好多问,尽管心里有些不舒服,到底走马上任了。

那辰光的中医院门诊部不那么重要,归门诊部管理的科室更是犹如聋子的耳朵一样,不过是为了要符合国家规定的甲级医院的要求设立的罢了,所以,除去每周出三次门诊,景老师也实在是清闲的很。清闲的景老师有些个失落,原想着做医生的梦成真了可以有一番作为了,却不想竟如此的始料不及,倒反而不如在卫生学校教书了。景老师每每走在空落落的门诊楼的走廊上的时候,原本火热的心一点点地冷却下来,到底有些不甘。

门诊部有一个很年轻的女医生,刚刚大学毕业分配来的,因为是学西医的,没有合适的中医的科室安排就只好到了门诊部,整日也清闲,人好像也颇喜清静,守着角落的两间诊室除了看看她自己的西医书就是到图书室里借了文学杂志来看,景老师每每楼上楼下“巡视”时路过女医生的诊室就会慢慢踱了进去,女医生也会轻轻一笑,招呼景老师坐一会儿。女医生有一双清亮如水的眼睛,笑起来便会忽闪起阳光,景老师看着那样清澈的笑容有时候会莫名的自心底掠过去一抹叹息。年轻的女医生很喜欢同景老师聊天似的,两个人聊天的内容也很丰富,景老师偶尔会给女医生讲一些自己过去的经历,女医生听见了会“咯咯”笑了,又轻轻摇摇头:景老师,你们那个年代的人也真的是很艰难的哦。景老师淡淡笑笑:你们到底太年轻了呀!不会懂得的。女医生又“咯咯”的笑,却又摇头:怎么会懂不得?书上都有的。就推了正看着的文学杂志过来。景老师并不辩什么,依旧淡淡地笑着,心底里却又自掠过去一抹叹息。女医生不喜欢中医院,到底离开了,再走过那两间门紧锁着的诊室时,景老师心里亦有些说不分明的惘惘的。

医院里开始陆陆续续地有中医专业的大学生来实习了。景老师的桌子旁边为实习生摆放的椅子坐过了好些个学生,有时候没有轮转的学生的时候,景老师会看见空椅子,脑子里就会想着:铁打的椅子流水的学生,又笑了,也不知道那些个实习生毕业后都去了哪里了?一股子莫名其妙的患得患失的情绪在心底隐隐约约的,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那些个学生。景老师看见那个女大学生的时候心里一惊,几年之前离开的女医生借尸还魂似的,景老师看着女大学生有些走神。

景老师诊治病患的时候,一旁坐着的女学生眼睛一壁看看病患,一壁看看景老师,长长睫毛下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便闪进去近乎崇拜的光来。景老师觉得了,心里又惊一下,脸上却不看见丝毫的起伏,只对了女学生微微笑笑:以后你也会这样的。女学生略红了脸,长长的眼睫毛在脸颊上投射出两道弧度美好的阴影来,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来回划着。景老师的胸口“碰嗵碰嗵”的,张张口,到底没有说出一个词来。

女学生不是女医生,女学生真的是爱了景老师了,且爱得不管不顾的。对着女学生的爱,景老师有些不知所措,更多的却是一种新生的喜悦,渐渐地,人就焕发了起来,连已经略微有些驼了的脊背都直了。景老师小心翼翼地将女学生捂在自己的手心里,好像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折断了一株最娇脆的玫瑰花一样。

许是景老师的变化略大了些,终惹得景太太心里起了疑,也难怪,中年的女人在看护自己的爱情婚姻上就连克格勃、FBI都有些望尘莫及的,更何况景太太还有几十年公务员的经验坐底。景太太凌厉的目光底下,景老师微微缩了一下,又挺了胸:看什么看?不认得了呀?景太太并不答话,饱饱的往下坠着的滴粉搓苏的圆胖脸轻轻颤抖了两下,只翻着一双硬的、空心的眼睛。景老师抬起手在额上抹了一把,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渗满了细密的汗粒子了。女学生在景老师的诊室里哭了个肝肠寸断,哭够了擦了把眼泪,起身走到诊室门口又停了脚步,回过头冲景老师笑一下:你多保重!景老师哆嗦着,一个字都没说。女学生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景老师的心底却一直飘着一个凄楚的哀哀的笑,鞭子一样抽得他嘴角抽动。

洗手池的镜子里反映出一张有些愁苦的老男人的脸,只一个晨昏,景老师就老成了一个枯干老头儿。

站在景太太身后可以看见她的脖子上两道肉色的项圈,尽管有些个短得过了,到底脖子是挺得直直的,——她原是理直气壮的。景太太益发颐指气使的声浪中景老师也愈发地缩了下去,倒也从不反抗太太。一个人的时候,景老师想:这辈子就这样过了吧。是的呀,不这样还能够怎样?景老师认命了。倒反而是儿子在一旁脸上有些过不去似的,看着父亲,终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拍了拍景老师已经有了老年斑的手,眼睛里闪过去一丝理解似的同情,景老师鼻头红了一下,忙别过脸去。儿子长大了,懂事了不少,可景老师知道儿子到底是会离开家的,景老师很是珍惜儿子不多的在家的时候。

病床上堆起一座小小的山,——景太太打着呼噜。景老师轻轻推开病房的门,轻轻走到景太太的床边,低下头看看景太太,黑暗中洗印相片似的,脸上一点点映出来一个笑意来……

景老师真的老了,衣服都穿得不像从前那样平顺服帖了。

癫痫是怎样发生的呢
成人癫痫的早期症状是什么
治疗婴儿癫痫多少钱

友情链接:

重熙累绩网 | 照要多少钱 | 时钟系统 | 春光地产 | 抚顺一职专贴吧 | 天津天水大酒店 | 酷狗创建电台